我是一名攝影師,紀錄的是日常所見的景物,有一天我去一個森林,想拍下野生動物 ,然而我並沒有像一般恐怖懸疑小說般困在森林裡,而是拍了一些白天活動的動物照片和少見的森林景色之後,心滿意足的回去我的小窩,那棟房子雖舊,但有在好好清掃,所以只有屋齡嚇人而已。

我照常在我專門洗照片的暗房裡,進行顯現我辛苦的心血的動作,在優雅的母鹿低頭喝水時,我抓緊時機按下快門,警戒心強的牠,快速逃得無影無蹤,我四處張望可拍的動靜之物,忽然有一個黑影從我視線之下跑過,最後留下我確認它真的是躲進那處樹叢的四處散落一地的落葉,我小心翼翼的靠近那個地方,想拍到它的好奇心大於發現它的慘痛後果,不管結果如何,我都想知道在那後面的東西是什麼。結果是一個可愛的毛茸茸狐狸,對視一下就跑走了。與此同時,天空傳來一陣長嚎,那個不屬於世界的聲音,非常刺耳,於是抱著冒險的精神還有到現在還沒死的幸運,踏出家門。我是一個人生活的,每個月都會上街販賣我照出來的照片,從而獲得一筆錢寄去給老父母,和附上一張我的照片。幾星期之後我再也沒收到老家寄來的東西,於是的難得的回去一趟,才發現原本的地址,已經變成空屋一棟,問了附近居民我才知道我的父母被冷血的殺人犯入侵並殺害,然後幫忙處理我父母後事的人,決定不告訴我怕我擔心。居民說那個罪犯還沒被抓住,所以我打算親自抓捕這個罪犯,以替我父母報仇。